首页 > 知识  > 杜牧的《泊秦淮》全诗。唐杜牧

杜牧的《泊秦淮》全诗。唐杜牧

来源:互联网收集 更新时间: 发布:207天前 编辑:泽成知识网 手机版
《泊秦淮》杜牧诗词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泊秦淮》是唐朝著名诗人杜牧游秦淮,听见歌女唱某首诗所作,歌女唱的这首诗是_______体诗。

《泊秦淮》杜牧诗词

《泊秦淮》是唐朝著名诗人杜牧游秦淮,听见歌女唱某首诗所作,歌女唱的这首诗是_______体诗。

《玉树后庭花》为宫体诗,作者南朝陈后主陈叔宝,是南朝亡国的最后一个昏庸皇帝。传说陈灭亡的时候,陈后主正在宫中与爱姬妾孔贵嫔、张丽土月金范龙跟华等众人玩乐。王朝灭亡的过程也正是此诗在宫中盛行的过程。

以下是诗歌原文:

玉树后庭花

陈叔宝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

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注:“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两句在郭茂倩《乐府诗集》等著作中

杜牧《泊秦淮》的全文

《泊秦淮》杜牧诗词

杜牧《泊秦淮》的全文

《泊秦淮》

杜牧

烟笼寒水月笼州福虽波拉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译文

浩渺寒江之上弥漫着迷蒙的烟雾,皓月的清辉洒在白色沙渚之上。

入夜,我将小舟泊在秦淮河畔,民候威临近酒家。

金陵歌女似乎不知何为亡国之恨黍离之悲,竟依

注释:

1、秦淮:即秦淮河,发源于江苏句容大茅山与溧水东庐山两山间,经南京流入长江。相传为秦始皇南巡会稽时开凿的,用来疏通淮水,故称秦淮河。历代均为繁华的游赏之地。

2、烟:烟雾。

3、泊:停泊。

4、商女:以卖唱为生的歌女。

5、后庭花:歌曲《玉树后庭花》的简称。南朝陈皇帝陈叔宝(即陈后主)溺于声色,作此曲与后宫美女寻欢作乐,终致亡国,所以后世把此曲作为亡国之音的代表

赏析:

。前四个字又为上一厂也评感句的景色点出时间、地点,使之更具有典型意义,同时也照应了诗题;

近酒家”,延施载精才引出“商女”、“亡国恨”和“后庭花”,也由此才

古诗泊秦淮白居易?

《泊秦淮》杜牧诗词

古诗泊秦淮白居易?

古诗泊秦淮是晚唐诗人杜牧作品与白居易无关

《泊秦淮》 唐杜牧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

烟雾笼罩着寒水月光笼罩着沙,夜晚在秦淮河停泊船靠近酒店。听到卖唱的歌伎正为客人演唱《后庭花》这亡国之音。

唐朝末年,朝廷昏暗,官吏腐败,军阀割据,社会混乱,黎民遭难,唐王朝气数将尽,我杜牧听到这亡国之音,更为唐朝现状感到悲哀和担忧呀!

《泊秦淮》杜牧这诗描绘出怎样画画,第一句中两个笼好

泊秦淮》首句所描绘的图景:烟、水、月、沙四者,被两个“笼”字和谐地溶合在一起,绘成一幅极其淡雅的水边夜色。它是那么柔和幽静,而又隐含着微微浮动流走的意态,笔墨是那样轻淡,可那迷蒙冷寂的气氛又是那么浓。

笼字将烟,水,月,沙联系在了一起,给人灵动的感觉,有意境,动中有静,静中有动,描绘出一幅朦胧冷清的水色夜景.

秦淮古诗?

1.《泊秦淮》唐. 杜牧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2.《秦淮杂诗》清. 王士祯年来肠断秣陵舟,梦绕秦淮水上楼。十日雨丝风片里,浓春艳景似残秋。

3.《春恨》唐. 钱珝负罪将军在北朝,秦淮芳草绿迢迢。高台爱妾魂销尽,始得丘迟为一招。

《泊奏淮》意思

《泊秦淮》赏析

泊秦淮

杜牧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注:

秦淮:即秦淮河。相传秦时凿钟山以疏淮水,所以称秦淮河。

烟笼寒水月笼沙:为互文见义的句法,即“烟”、“月”都笼罩着“水”和“沙”。

商女:卖唱的歌女。

江:这里指秦淮河。

后庭花:即《玉树后庭花》,陈后主所作,后人看作亡国之音。

赏析:

在晚唐诗人同类题材的作品中,杜牧的这一首可以说是上乘之作。诗人通过写夜泊秦淮所见所闻,寄寓自己治集团中的上层人物沉溺声色,醉生梦死的腐朽生活。由东晋到宋、齐、梁、陈等王朝,都相继建都金陵,秦淮河就成为豪门贵族、官僚士大夫寻欢作乐,纵情,虽然京城在长安,但秦淮河的情况仍然如昔。诗人夜泊秦淮,目睹红灯绿酒情,写了这首千年传诵的名篇。首句写景。诗,笼罩寒水的图景。秦淮河的夜色是那样暗淡凄清,这就为全诗点染了环境,创造了气氛。第二句以“夜泊秦淮”点明上句所描写景物的具体地点,又以“近酒家”总领最,可以看出诗人艺术构思的细密,艺术表现的匠心。如果照一般写法,第二句在前,第一句在后,那就显得平直呆板。现在诗人先以秦淮月色凄迷的景色开头,给人以强烈印象,同时以第二句承转,诗篇显得起伏跌宕。后两句抒情,是全诗的重点所在。这两句由“酒家”引出“商女”,由“商女”引出唱《玉树后庭花》的歌声;由视觉到听觉,叙事中抒情,抒情中议论。诗人鞭挞的对象不再是“商女”,而是那些醉生梦死,不管天下安危的达官贵人,同时诗人感时忧国之情也旨远,含蓄深沉,是杜牧七绝中的优秀篇章。

知识-近期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