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习  > 曾几的古诗精选(曾几的诗四句诗)

曾几的古诗精选(曾几的诗四句诗)

来源:互联网收集 更新时间: 发布:160天前 编辑:泽成知识网 手机版
曾几的古诗精选

《三衢道中》

梅子黄时日日晴,

小溪泛尽却山行。

绿阴不减来时路,

添得黄鹂四五声。

注释

①三衢道中:在去三衢州的道路上区,因境内有三衢山而得名。

②梅子黄时:指五月,梅子成熟的季节。

③小溪泛尽:乘小船走到小溪的尽头。小溪,小

④却山行:再走山间小路。却,再的意思。

⑤绿阴:苍绿的树阴。阴,树阴。

⑥不减:并没有少多少,差不多。

⑦黄鹂:黄莺。

译:

梅子快要成熟的季节却连日晴和,我乘船到了小溪的尽头又走上山路。绿色的树阴还和来时的路上差不多,此时又在山林中增添了几声黄莺的叫声。

析:

诗作写初夏时宁静的景色和诗人山行时轻松愉快的心情。

首句写出行时间,“梅子黄时”指五月。梅子快要成熟的季节,往往多雨,但现在却“日日晴”,写天晴天晴人心也晴,那么明睸,那么开朗!次句写出行路线。诗人乘船去游山去了,“泛尽”了舟,到了小溪的尽头,又换走山路——三衢山中之小道,其乐无穷,其雅无穷,其趣无穷。第三句写“绿阴”,游山归来的路目,绿阴那美好的景象仍然不减登山时的浓郁。第四句写黄莺声,路边绿林中又增添了几声悦耳的黄莺的鸣叫声,为三衢山道中增添了无穷的生机和意趣。全诗明快自然,极富有生活韵味。

梅子黄的五月,正是江南的雨季,却遇上天天晴朗的日子。坐着小船游到了小溪的尽头,回程正好走山路,现在看到的是一路绿荫浓浓并不比以前看到的少,而绿荫深处传来的黄鹂的声声啼鸣,更增添了不少游兴。

这是一首纪行诗,写诗人行于三衢道中的见闻感受。首句点明此行的时间,“梅子黄时”正是江南梅雨时节,难得有这样“日日晴”的好天气,因此诗人的心泛溪而行,溪尽而兴不尽,于是舍舟登岸,山路步行。一个“却”字,道出了他高涨的游兴。三更有黄鹂啼鸣,幽韵悦耳,渲染出诗人舒畅愉悦的情怀。“来时路”将此行悄然过渡而兴致犹浓,故能注意到归途有黄鹂助兴,由此可见出此作构思之机巧、剪裁之精当。

作者将一次平平常常的行程,写得错落有致,平中见奇,不仅写出了初夏的宜人风光,而且诗人的愉悦情状也栩栩如生,让人领略到平凡生活中的意趣。

曾几三衢道中古诗

曾几的古诗精选

曾几三衢道中古诗

曾几所作的古诗《三衢道中》如下:

三衢道中

[宋] 曾几

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

译文:

梅子成熟的时候原本是多雨的季节,却难得遇上了连续晴朗的日子,于是与朋友结伴去游赏三衢山。来的时候,坐着小船,一深处。回来的时候,虽然走的是山路,但是一路绿树浓荫并不比来时看到得少,尤其是婉转于绿荫深处的黄莺那悠扬的叫一声,更令人游兴未穷。

《三衢道中》古诗赏析:

这是一首纪行诗,全诗明快自然,极富有生活韵味。写诗人行于三衢山道中的见闻感受。首句点明掘启此行的时间,“梅子黄时”正是江南梅雨时节(黄梅天),难得有这样“日日晴”的好天气,因此诗人的心情自然也为之一爽,游兴愈浓。

诗人乘轻舟泛溪而行,溪尽而兴不尽,于是舍舟登岸,山路步行。一个“写绿树荫浓,爽静宜人,更有黄鹂啼鸣,幽韵悦耳,渲染出诗人舒畅愉程,“添得”二字则暗示出行归而兴致可见出此作构思之机巧、剪裁之精

曾几还写过什么古诗?

曾几的古诗精选

曾几还写过什么古诗?

《三衢道槐渣中》曾几

绿荫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档明猛

三衢道中宋曾几古诗

曾几的古诗精选

三衢道中宋曾几古诗

三衢道中

曾几 〔宋代〕

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

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

这是一首纪行诗,全诗明快自然,极感受。全诗全用景语,浑然天来自成,描绘了浙西山区初夏的秀丽景色;虽然没有铺写自己的感情,却在景物的描绘中锲入了自己愉快欢悦的心情。

求曾几的!《三衢道中》

梅子黄时日日晴,

小溪泛尽却山行。

绿阴不减来时路,

添得黄鹂四五声。

梅子黄的五月,正是江南的雨季,却遇上天天晴朗的日子。坐着小船游到了小溪的尽头,回程浓浓并不比以前看到的少,而绿荫深处传来的黄鹂的声声啼鸣,更增添了不少游兴。

三衢道中的见闻感受。首句点明此行的时间,“梅子黄时”正是江南梅雨时节,难得有这样“日日晴”的好天气,因此诗人的心情自然也为之一爽,游兴愈浓。诗人乘轻舟泛溪而行,溪尽而兴不尽,于是舍舟登岸,山路步行。一个“却”字,道出了他高涨的游兴。三四句紧承“山行”,写绿树荫浓,爽静宜人,更有黄鹂啼鸣,幽韵悦耳,渲染出诗人舒程,“添得”二字则暗示出行归而兴致犹浓,故能注意到归途有黄鹂助兴,由此可见出此作构思之机巧、剪裁之精当。

作者将一次平平常常的行程,写得错落有致,平中见奇,不仅写出了初夏的宜人风光,而且诗人的愉悦情状也栩栩如生,让人领略到平凡生活中的意趣。

曾几三衢道中古诗

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译文:梅子成熟的时候原本是多雨的季节,却难得遇上了朋友结伴去游赏三衢山。来的时候,坐着小船,一直游赏到浓荫掩映的小溪尽头,山林的深处。回来的时候,虽然走的是山路,但是一路绿树浓荫并不比来时看到得少,尤其是婉转于绿荫深处的黄莺那悠扬的叫一声,更令人游兴未穷。

《三衢道中》古诗赏析:这是一首纪行诗,全诗明快自然,极富有生活韵味。写诗人行于三衢间,“梅子黄时”区看击滑湖哪环这样“日日晴”的好天气,因此诗人的心情自然也为之一爽,游兴愈浓。诗人乘轻舟泛溪而行,溪尽而兴市愿施守继不尽,于是舍舟登岸,山路步行。一个“袭乎却”字,道出了他高涨的游兴。三四句紧承“山行”,写绿树荫浓,爽静宜人,更有黄鹂啼鸣,幽韵悦耳,渲染出诗人舒畅愉行悄然过渡到归程,“添得”二字则暗示出行归而兴致犹浓,故能注意到拍散悉归途有黄鹂助兴,由此可见出此作构思之机巧、剪裁之精当。

曾几写过哪首诗

曾几写过的诗,《三衢道中》、《南山除夜》、《苏秀道中》、《寓居吴兴》、《效诸生作雪中谢寄端砚四首》《谢柳全叔县丞寄高丽松花》《谢路宪送蟹》《谢人送壑源0多首。

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

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

释义:

梅子黄透了的时候,天天都是晴朗的好天气,乘小舟沿着小溪而行,走到了小溪苍翠的树,与来的时候一样浓密,深林丛中传来几声黄鹂的欢鸣声,比来时更增添了些幽趣。

2、《苏秀道中》宋代:曾几

一夕骄阳转作霖,梦回凉冷润衣襟。不愁屋漏床床湿,且喜溪流岸岸深。

千里稻花应秀色,五更桐叶最佳音。无田似我犹欣舞,何况田间望岁心。

释义:

一夜之间,炎炎烈日的晴空,忽然降下了渴望已久的甘霖;我在睡梦中惊醒,只觉得浑身舒适,凉气沁人。我不愁屋子会漏雨,淋湿我的床;只是欣喜溪流中涨满了雨水,不用再为干旱担心。

我想,那千里平野上,喝够了水的稻子一定是葱绿一片;于是动听。像我这没有田地的人尚且欢欣鼓舞,更何况田间的农夫,祈望着丰年,该是多么的高兴。

3、《寓居吴兴》宋代:曾几

江北江南犹断绝,秋风秋雨敢淹留?低回又作荆州梦,落日孤云始欲愁。

释义:

与朋友们相会,我伤心地发现,我们真的成了当年的过江诸人鹊,找不到个栖息的地方;又如同无能的鸠,没法谋造个安定的巢穴。

在这秋风秋雨中,我又怎能在吴兴滞留岁月?伤心流连,我想找个有力的朋友避乱托身,却只是梦想;抬起头,眼见那天边夕阳西坠,孤云飘浮,禁不住忧愁悱恻。

4、《发宜兴》宋代:曾几

老境垂垂六十年,又将家上铁头船。客留阳羡只三月,归去玉溪无一钱。

观水观山都废食,听风听雨不妨眠。从今布袜青鞵梦,不到张公即善权。

释义:

我虽然已经六十岁垂垂老矣,却又要拖家带口登船去远行。在阳羡暂住了三月只是作客,早想要返回玉溪手头却没钱。游山观水到了废寝忘食境界,风声雨声都不会影响我睡眠。从今后在我这个平民的梦里,不是到了张公洞就是游善权。

扩展资料:

作者简介:

曾畿(1085--1166),字吉甫,自号茶山居士。南宋诗人。其先赣州(今江西赣县)人,徙居河南府(今河南洛阳)。历任江西、浙西提刑、秘书少监、礼部侍郎。

曾几的创作是非常丰富的。从诗歌题材上说有爱国诗,有悯农诗,有写景状物的山野情趣完善和发展及身体力行,对江西诗派的发展有一定的意义。

他破除了前期许多江西诗人死死揣摩黄、陈等人,在法度、在外在形式上追求与黄、陈形似的作法,为后期江西诗派诗人的风格上的创新变化提供了理论上的启迪和实践上的探究。

曾几的“活法”的含义是很丰富的,不但是理论上的参、悟、圆。更在用典,写景抒隋,结构机轴等许多方面都有活用。曾几对南宋中兴时期诗歌的影响十分巨大,开了轻快流畅自然平易一支的先河。

正因为如此,吕本中、曾几“活法”说透露了南北宋之际诗风演变的某种契机。曾几正是以其对江西诗派的继承与发展,入乎其中,出乎其外,以其丰厚的诗歌刨作实绩开创了一代诗风,影响了一代诗人,也因此奠定了其在宋代诗歌史上的重要地位。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曾几

学习-近期文章

精选文章